也門咖啡_消逝中的阿拉伯狂野

原創 杭州咖啡培訓班咨詢電話:18757129216  2017-04-22 07:34  閱讀 420 views 次
杭州咖啡培訓班

也門咖啡——消逝中的阿拉伯狂野

埃塞俄比亞雖是阿拉比卡誕生地,但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初,歐洲人最先喝到的咖啡卻來自也門。當時的非洲或阿拉伯咖啡悉數從摩卡港出口,地利之便便得摩卡變成咖啡的同義語,“城墻之都”哈拉爾反而變成配角。然而,三百年后的今天,也門咖啡已不復昔日盛況,咖啡產量逐年減少,目前年產量只剩下1.2萬~0.8萬噸,似乎已從咖啡地圖消失了。以目前全球咖啡年產量700萬噸計算,也門僅約占0.17%,早已無足輕重。昔日叱咤全球的也門摩卡,淪落為邊緣產國,能不令咖啡迷心疼嗎?

杭州咖啡培訓班:初級咖啡師培訓

推薦閱讀:》》》》》》學做咖啡到:杭州咖啡培訓班

走一趟也門,肯定會讓人懷疑:“這里曾經是個咖啡大國嗎?”觸目所及,幾乎看不到有人喝咖啡,滿街全是嚼食卡特草提神的人。也門昔日引以為傲的咖啡文化,今日全變了調。也門有首歌頌咖啡的民謠是這樣的:“也門咖啡,像是樹梢上的寶石與財富……”這句歌詞顯然不符今日的情況。
近五年來,也門的經濟類作物排名中,咖啡一直殿后,卡特草卻連年稱雄。二○○四年,也門卡特草產量高達11隴萬噸,咖啡卻跌到1。15萬噸。也門人似乎忘了咖啡的存在。也門人習慣在清晨吃早餐前喝咖啡,早餐后或中午就改喝咖啡果肉曬干后所泡煮的咖許;喝這種像是水果茶的人口遠多于喝咖啡的人,街頭販賣咖啡果肉干的小販也遠多于銷售咖啡豆的。但回顧也門咖啡歷史,咖啡迷不需給予太多責怪,畢竟也門人喝咖許的歷史比喝咖啡還久遠。本書第一章曾提過,摩卡港守護神夏狄利和亞丁港咖啡教父達巴尼兩位影響深遠的長老,在十五世紀就是喝咖許提神,后來才福至心靈,率先倡導醒腦功效更佳的咖啡豆飲料,從此開啟咖啡浪漫史。也門人在咖啡進化史上占有不可磨滅的地位,而今咖啡文化逐年式微,也門農業部也很著急,聘請國外專家一同找出癥結,謀求解決之道,以免也門知名精品咖啡――馬塔里、伊思瑪麗、沙爾齊、薩那尼――從人間消失。

也門農民棄種咖啡

專家指出,農民棄種咖啡改種卡特草的趨勢若不改善,也門咖啡將沒有明天。專家歸納出不利咖啡作物的原因如下:干旱水荒、缺少先進灌溉系統、栽種成本增加、病蟲害嚴重、進口咖啡更便宜、卡特草利潤優于咖啡。看來問題十分復雜,也門咖啡產量短時間內恐難提高。

這其中光是卡特草取代咖啡樹的趨勢就不易扭轉,因為一株咖啡至少要花三至五年才有收成,而卡特草一至二年即可賣餞,利潤遠高于咖啡,而且也比咖啡容易栽培。不過,也門當局決心恢復咖啡業昔日盛況,在各國專家與捐款協助下,近年已在南部靠海的拉哈杰省的雅菲耶推動咖啡振興計劃。目前此區己有數十公頃咖啡田,鋪設先進的灌溉系統,并訓練咖啡種植人才,每年培育30萬株咖啡苗。
也門山區啃食咖啡果的蟲害嚴童,預估每年因此損失30%~50%的產量,咖啡振興計劃已與薩那大學合作,研究以蟲治蟲的妙方。此計劃能否為奄奄一息的也門咖啡業注入生機,尚待觀察。
也門是個古老的咖啡栽種國,有學者認為,十世紀以前咖啡樹就從埃塞俄比亞的哈拉爾傳抵也門。也有人說,也門從十二世紀后才開始發展咖啡種植業。數百年來,也門的農民遵循傳統方法種咖啡。盡管也門山區空氣干燥,雨水稀少,土壤不易保留水分,怎么看都不像適合咖啡生長的環境,但咖啡農靠著老祖宗經驗,世代傳承,將咖啡樹種在山谷陡坡或洼地,或以梯田方式來種,方便保留或吸取山區珍貴的水分。而且咖啡多半種在從西向東下降的山坡上,以躲避午后西曬的艷陽,成功培育出風昧狂野濃郁的絕世咖啡。歐美專家組成的研究團隊實地考察也門傳統咖啡田后指出,也門是全球最艱困的咖啡栽種地,這里的氣候和水土并不適合咖啡生長,但數百年來也門咖啡樹已完全適應嚴峻的環境,若換做中南美洲的咖啡品種,恐難生存。
想了解更咖啡培訓?信息,請聯系我們: 杭州咖啡培訓班
杭州校址:杭州市江干區九堡客運中心勝稼路與九喬路交叉口億龍商務樓430廳
咨詢電話:18757129216
咨詢Q Q:3059295107
合肥校址:合肥市瑤海區站西路1號寶文國際大廈21層01.02.03.04廳
咨詢電話:15255127513
咨詢Q Q:3059295107
阜陽校址:阜陽市汽車南站東50米新天地3號樓202廳
咨詢電話:15856849383
咨詢Q Q:3059295107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sygg.com/158.html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杭州咖啡培訓班咨詢電話:18757129216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杭州奶茶培訓班
杭州冰淇淋培訓班

發表評論


表情